意外隧穿怎么办

你要和我一起活还是和那女人一起死

看金阁寺,前五分之一觉得超级无聊,于是把书放一边了。过一段时间想起来,看到沟口说“我试着不让自己陷入深刻,因为我隐约意识到深刻并不等于真实”就继续看,再看到一半简直爱上作者了有木有,于是怀着崇敬的心情继续看,看完以后只能说幸好作者成了作家否则一定是泥轰社会隐患。

迷恋本身是一种混沌的情感,对自己本应混沌的情感如此镇定地条分缕析之时正是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之时。对生和美和毁灭三者及三者的结合的迷恋本来诞生于本能的冲动,当真正用文字分析出它们的对立统一和它们与自身的对立统一之时离自我实践也就不远了。在这种意识的觉醒和永恒的引导下三岛会计划自杀,沟口会烧金阁寺,而柏木永远不会,而且柏木并不觉得自己永远不会。会有人对这种解剖觉得不屑,觉得就那么回事,但是你不屑归不屑,问题依然在那,比个体的人存在得更长久并将超越个体的人的存在而更长久,圣塞巴斯蒂安殉教图都画了多少年多少个版本了?一旦在文学或者社会科学或者某个领域深入该问题能改邪归正全身而退的很少,人们前赴后继针对问题抒发了感情,给出了解释,有些解释是那么美,有些解释是那么邪典和异端,放到明面上人人喊打,“Pervert!”大家喊道。但关了灯仔细想想会觉得他们说得好像有点道理,有人说得还很牛比,有人还身体力行实践了,不由得深感佩服,不枉被他们洗脑一场。

还有,仪式感这个东西的吸引力是哪来的?

看得不多,不敢说更多。



对了 还有他妈的这段话


“美,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可怕是因为无从捉摸。而且也不可能捉摸,因为是上帝设下的,本来就是一些谜。在这里,两岸可以合拢,一切矛盾可以同时并存。兄弟,我没有什么学问,但是我对于这些事情想得很多。神秘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有许许多多的谜压在世人的头上。你尽量去试解这些谜吧,看你能不能出污泥而不染。美啊!我最不忍看一个有时甚至心地高尚、绝顶聪明的人,从圣母马利亚的理想开始,而以所多玛城的理想告终。更有些人心灵里具有了所多玛城的理想,而又不否认圣母玛利亚的理想,而且他的心还为了这理想而燃烧,像还在天真无邪的年代里那么真正地燃炽,这样的人就更加可怕。不,人是宽广莫测的,甚至太宽广了,我宁愿它狭窄一些。鬼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是的!理智上认为是丑恶的,感情上却简直会当作是美。美是在所多玛城里吗?……”《卡拉马佐夫兄弟》

评论(2)
热度(13)
  1. 三雪松意外隧穿怎么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P&P

© 意外隧穿怎么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