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隧穿怎么办

你要和我一起活还是和那女人一起死

一个梗

一个梗,有空就写


————


他久久地站立在那幅肖像画前面。画布上颜料层层堆叠,中央的人年轻而神态恣意,双手随便交叠,向画外的世界投来纵情的一瞥。用在人物身上的颜色和背景基调截然相反,笔触细腻,正是常用来描摹多情而薄情的人的笔法。纵览整幅画,画家就像在描摹一支暴风雨中的向日葵。解说员带着游客们在画前驻足,小声地赞叹这画的笔法和构图,梳理画家死后被纳入的俗世的流派和他生前的奇闻轶事。

年轻的画家早早与画中的人辞别,后半生放任自己穷困潦倒。他整个生命就像流星一样迅速燃烧,最后不知道埋骨何方,画中人也不知所踪。后世祭奠他的人络绎如云,都只能在他的故居门前放上一束鸢尾花。画家的故居简陋得让人失望,不如收藏着他作品的各大的王宫和博物馆金碧辉煌。这简陋的居所简单的客厅里挂着他曾经的恋人的复制肖像,大门正对着一大片鸢尾花田,掩埋着后人挖掘不出的情史。

游客离去以前,两个小孩子悄悄地在他身后说“他和画上的人真像”。他只是站着,好像没听到。他反复读着金属的展示牌。读着陌生的年份和陌生的名字。讲解员在不远处对他另一幅画品头论足,说画家生前在冬天里甚至烧自己的画架来取暖。拍卖场上的数字节节攀升,神秘的买者用电话在远处拍下他的遗作。叫价的声音无比动听,宣示着他不属于情人和众生而是属于命运。命运对他比严冬更冷酷,而不朽的笔足以抵御严寒。他又去看画上的人,画上的人也与他无畏地对视。对命运共同的叹息连结了时间,那只被点了高光阴郁而狂热的红色眼睛也曾温柔注视过在房间另一头为他执笔的爱人,这目光足以让他在二百年后柔肠寸断。


评论(8)
热度(17)
  1. 三雪松意外隧穿怎么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P&P

© 意外隧穿怎么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