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隧穿怎么办

你要和我一起活还是和那女人一起死

【53】红河 part1

祈祷中的李林之王和显灵的上界神祇……Tabris,中间偏王尔德画风

IG:  Ikari Gendo

NK:Nagisa Kaworu


—————————————————————————————

 

IG:只是一个女人,一条微不足道的性命。有她没她对冥府来讲有什么区别?对这世界来说,一具活色生香的身体,会说会笑的甜蜜的嘴唇,还不如一具白骨湮没在黑暗的泥土里吗?把她交还给我,让这世界不要这么暗无天日吧。我这样仔细的把酒与蜜搅合在一起,在下界灵魂的坟墓前奠下酒水,可我心里却是苦的。

 

NK:别再终日抱怨了,李林。

 

IG:啊!神明,您终于肯一现真身了。是我的诚心打动了您吗?

 

NK:是你的怨言让我头痛。

 

IG:这么看来我的祈祷还值得一听。

 

NK:别再痴心祈祷了,李林。这世界上没有白得的午餐。一物换一物,没人告诉过你有所承担才有所得吗?

 

IG:我的一切都可以贡献给你,只要能换回我丢掉的东西。还恳请你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

 

NK:天真也是人的特质。你身边曾经有我想得到的东西,但一个凡人又能给神明什么呢?

 

IG:一个神明会向凡人要什么呢?我也很好奇,一个神会想得到什么呢?我可以把一切都供奉给你,再让这副身心做你的奴隶。我的密室里有绝世稀罕的宝贝,我酒窖里上好的美酒,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还恭请你前去挑选吧?

 

NK:为好奇献身可不明智。你有一切又有什么用呢?多一个奴隶对我有什么意义?我无意染指你珍贵的藏品,我想要的东西现在你都没有。

 

IG:我什么都有,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NK:去,回你的宫殿。月光还很柔和,挑个好姿势躺在床上欣赏吧。

 

 

 

IG:你想要什么,请说出来。让我知道人间的法则也能在天上通行,人也曾和天使并驾齐驱。

 

NK:李林,不要用戏谑的口吻对我说话。你会知道这世界上有你做不到的事,也有你做了会后悔的事。

 

IG:告诉我吧,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就算你想要伊甸园里结着智慧果的那棵树的枝子做的权杖,拿莉莉丝婚典上最光润的白珍珠做它的点缀,我都会给你。

 

NK:我并不在意这些东西。

 

IG:不光是这个。我什么都能给你。就算你想要在人间修筑一座无与伦比的神殿,让它超过古往今来一切神明巍峨的寝宫,我都会给你,神殿的穹顶会比太阳神的宫殿还要辉煌,柱子上雕饰的花纹比希律王花园里盛开的玫瑰还要美艳。里面会有最纯洁的处女和最虔敬的少年日夜侍奉,大祭司将亲自挑选最鲜美的瓜果的汁液和最健壮的牺牲的血来庆贺你的生辰,祭刀的刀柄是金的,桌上的杯盘和烛台是亮银的。只要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只要你肯对我说。

 

NK:说话对你们而言总是简单,做起来却难了。

 

IG:人间的王会不兑现承诺吗,尤其是当着一个神的面?只要你告诉我,就没有什么难的。要年轻温柔的肉体?要绵延一千年的香火?哪怕你要的是亚当的身体和莉莉丝的灵魂,我都能给你弄来。

 

 

 

NK:我要你的儿子。

 

IG:唔。我的儿子。你说谁?我是有过一个儿子。

 

NK:他叫什么?

 

IG:碇真嗣。

 

NK:就是他,碇真嗣。是他,你的儿子。

 

IG:啊,神明,请不要从你的唇间吐出这个名字吧。

 

NK:碇真嗣。怎么?他继承了你的姓氏,为什么你对他这么不屑一顾?

 

IG:那我又该怎样做?别用责备的目光看着我。你为什么一定要我没有的东西呢?我能给你古往今来的帝王都提供不了人间的的荣耀;我有十六个使徒都前赴后继梦寐以求的稀世珍宝,开启崭新世界大门的钥匙。你为什么一定要我的儿子呢?

 

NK:夸下海口总会自尝苦果,李林。不量力是不聪明的。

 

IG:唉。他早就与他的母亲相会了,在那个你我都去不了的地方。

 

NK:那个地方我曾经去过,走了俄耳浦斯和欧律狄刻曾走过的路。可是被下界收容的灵魂是不愿意回来的,宁愿被烈火和孤独煎熬着。

 

IG:别再描述冥府的惨象了,你的话让我千百倍的煎熬。也把那条路告诉我吧。我愿意一试。

 

NK:先要脱下你华贵的锦袍,脱下用宝石薄片镶嵌的金丝银丝织就的软鞋,你抵达前会走过一段泥泞和污浊。你要闭上你的眼睛,黑暗和痛苦会争先恐后地遮住你的眼睛,诱惑你前往他们堕落而欢畅的国度;你要堵住你的耳朵,墓地里的妖精将在你耳边小声说话,从耳朵钻进你的大脑,偷偷换掉你在人间珍视的记忆;你要咬紧你的牙关,荆棘会在路上划破你的脚踝,虎视眈眈的兀鹰将用利喙撕扯你的身体,逼迫你叫喊。你要在没有灯光的深夜启程,把你的脚陷进河滩,在那里会有和善的摆渡人问你生前的心愿,给你牛奶和麦子,你不能回应他。你要去的地方就像没有星光的夜晚那样黑,你会像没有星光的夜晚在凌晨前徘徊的月亮那样寂寞。你要忘记你的辛苦和欢乐,一无所有地涉过冥河;你要忘记你的所爱,才能带回你的爱人。

 

IG:可是被分离掌握的重逢有什么欢愉可言?

 

NK:不仅如此,你还要抛弃这颗满盛着惦念的心。

 

IG:如果我连这颗容纳着爱情的心都留不下了,又该拿什么去欢迎她,做她重生的贺礼呢?

 

IG:为什么叹息?

 

NK:我同情你。

 

IG:人间的痛苦已经够多了,同情我不必有这么忧愁的面容。

 

NK:我也同情自己。


-tbc-


评论(2)
热度(44)
  1. 伐开心要煲煲意外隧穿怎么办 转载了此文字
    想狄狄啦

© 意外隧穿怎么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