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隧穿怎么办

你要和我一起活还是和那女人一起死

只有最后一根火柴了,划着它把一切都点燃。她说,皮肤细腻的手在火柴盒里摸索着,浓重的汽油味直冲我鼻腔。我看见了那根没用过的火柴,裹了氧化剂的一头闪着反光,躺在桌子另一端。帮我看一下,她说。我走过去捡起火柴。
点着吧。她说,把火柴盒递到我手里,把涂红磷的一面转向我。
我不能这么干。我说。
干吧。她疲惫地说。你不干我干。
她的脸从火光中浮现,汽油味更重了。她把火柴和火柴盒都丢到浇了汽油的书架上,书架就像火炬一样熊熊燃烧起来。
燃烧。
走吧。她说,带我离开了光明又充满浓烟的房间,那呛人的朦胧的光线,我瑟瑟发抖地站在走廊上,紧挨着嵌入式橱窗锁着二氧化碳灭火器的易碎玻璃。她看了我一眼,把房间的门轻轻关上。走吧。她重复道。
火舌舔舐着门上的铁皮。
她默然在门前伸出手,感受着房门的热度。走廊里一片漆黑,我离开橱窗,攥住她另一只垂在身边的手。手指冰凉,手心里有汗,像盛夏的冷水管表面。我想象着门背后的一切,燃烧的书架和书,燃烧的一切木质结构,燃烧的墙面涂料,被剧烈消耗又从大敞的窗口补充进去的氧气,火焰爬上书脊和扉页上伟大严肃永垂不朽的姓名,翻开艰深独特紧贴现实的理论,烧掉它,这一幕曾经反复出现在令我饱受折磨的梦里,而今与我一墙之隔。
整栋楼里每一个独立封闭的房间都在激烈燃烧,每个房间里都只有火和书,书架上的纸和塑料,硅片上的caj和pdf还有少量doc,我站在最后一个靠近出口的房间门外,她走向出口,把从里面锁住的大门打开。我们走出这栋楼不再看一眼救火车的吊臂和水龙,还有吵嚷又激动的年轻人群。
不管怎么说考完试以后烧书都是最爽的事之一除了拿它卖钱

评论(6)
热度(18)
  1. 三雪松意外隧穿怎么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P&P

© 意外隧穿怎么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