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隧穿怎么办

你要和我一起活还是和那女人一起死

神经直连是一项伟大的技术。渚薰说。人类的身体通过介质LCL化成eva的身体。理论上来说,初号机能感受到的一切,你也能感受到。
是,现在我手很痒。真嗣说。
但是,渚薰从初号机张开的手心里站起身来。但是我很好奇你能感受到什么程度?
你可以试试啊。真嗣随口说。
这么打一下能感觉到疼吗?
不疼。
这样呢?渚薰把手心按在初号机身上。
大概像一只蚂蚁爬过去吧。真嗣说。
热度?
差多了。
渚薰把手掌移开,用指尖慢慢滑过EVA光可鉴人的外壳,然后抬起眼睛。
开玩笑,怎么可能。真嗣想。你稍微想象一下也不可能做到那么敏感。他说。

那到底有多敏感?
这问题没价值。真嗣评论道。
渚薰听了只微微一笑。隔了一会又说:
听说你在上次战斗里受伤了。
……是。
好了吗?
还有伤疤。
在哪里?

在前胸。真嗣想了一下。
具体点。
就是那里啊。
你说得也太模糊了吧!
我总不能现在出驾驶舱脱给你看吧?真嗣说。
渚薰笑了出来。来,他说。你给我指一下。
无聊。真嗣说。他操纵初号机抬起手臂,凭感觉把手掌移到正在愈合的伤口附近。
就在这。大致在这个铆钉下面。真嗣说。
真嗣坐在驾驶舱里,远远看见渚薰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枚铆钉,过了一会,俯下身去,把嘴唇贴在一万两千层特殊装甲曾无数次浴血的外壳上。



评论(3)
热度(105)

© 意外隧穿怎么办 | Powered by LOFTER